致姑姑信

姑姑:
  我过街被人撞倒,右肩骨裂,算Broken arm。
  医生说让它自己长好。一个多月没去开信箱,姑姑的挂号信无人去邮局领取,3月20日退还。我忘了说这爿店不代收挂号信。只好请再补一封普通寄邮的,月内可收到。Bevery Hill信箱续租到8月初,可代收挂号信,隔日转到。
  姑姑可好些了?KD好?
  瑛 五月四日

姑姑:
  今年2月我吃了五十年的埃及草药忽然失效,去看医生,医生向来视为一种毒瘾,不戒就不受理的。(结果还是自己想法子改变煮药法才好了。)检查身体,发现有一种infertion——"a proteus organism”,我问不出什么来。吃了药马上就好了。可能是住了两年旅馆染上的,与皮肤病不相干。当时以为是跳蚤变小得几乎看不见,又再住了两年旅馆。此外只查出吃的东西胆固醇还太高了些,虽然早已戒了肉、蛋。费了好些事去改。3月间过街被一个中南美青年撞倒,跌破肩骨,humerus fracture。这些偷渡客许多是乡下人,莽撞有蛮力。照医生说的整天做体操、水疗,累极了。好得奇慢,最近才告诉我可以不用开刀了。右臂还不大有用,要多做体操练习。皮肤忽然蔓延到“断臂”上,坏得吓死人,等手臂好了再去看医生。眼睛也有毛病,好几个月了,要去看。有一两个月没去开信箱,姑姑的一封挂号信没人领取,被邮局退还。这些时没消息,不知道姑姑可好些了,又值多事之秋,希望日常生活没太受影响,非常挂念。前些时就听说现在汇钱没用,汇来也无法买东西,一直想写信来问可有别的办法。上次来信伤臂写字不便,只写了个便条。姑姑千万请KD来信告诉我,让我能做点事,也稍微安心点。我等着回音,两星期去开一次信箱。KD好?念念。
  瑛 八月二十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