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纪·吕太后本纪第九

【译文】

  吕太后是高祖贫贱时的妻子,生了孝惠帝和鲁元太后。到高祖做汉王时,又娶了定陶人戚姬,非常宠爱她,生了赵隐王刘如意。孝惠帝为人仁惠柔弱,高祖认为不象自己,常想废掉他,改立戚姬的儿子如意为太子,因为如意象自己。戚姬得到宠爱,常跟随高祖到关东,她日夜啼哭,想要让自己的儿子取代孝惠帝做太子。吕后年纪大,经常留在家中,很少见到高祖,和高祖越来越疏远。如意被立为赵王之后,好几次险些取代了太子的地位,靠着大臣们的极力诤谏,以及留侯张良的计策,太子才没有被废掉。

  吕后为人刚强坚毅,辅佐高祖平定天下,诛杀韩信、黥(qíng,情)布、彭越等大臣也多有吕后之力。吕后有两个哥哥,都是高祖的部将。大哥周吕侯吕泽死于战争,他的儿子吕台被封为郦(lì,丽)侯,吕产被封为交侯;二哥吕释之被封为建成侯。

  高祖十二年(前195)四月甲辰日,高祖逝于长乐宫,太子承袭帝号做了皇帝。当时高祖有八个儿子:长子刘肥是惠帝的异母兄,被封为齐王,其余都是惠帝的弟弟,戚夫人的儿子刘如意被封为赵王,薄夫人的儿子刘恒被封为代王,其他妃嫔的儿子,刘恢被封为梁王,刘友被封为淮阳王,刘长被封为淮南王,刘建被封为燕王。高祖的弟弟刘交被封为楚王,高祖兄的儿子刘濞(bì,闭)被封为吴王。非刘氏的功臣鄱(pó,婆)君吴芮(ruì,锐)的儿子吴臣被封为长沙王。

  吕后最怨恨戚夫人和她的儿子赵王,就命令永巷令把戚夫人囚禁起来,同时派人召赵王进京。使者往返多次,赵国丞相建平侯周昌对使者说:“高皇帝把赵王托付给我,赵王年纪还小。我听说太后怨恨戚夫人,想把赵王召去一起杀掉,我不能让赵王前去。况且赵王又有病,不能接受诏命。”吕后非常恼怒,就派人去召周昌。周昌被召到长安,吕后又派人去召赵王。赵王动身赴京,还在半路上。惠帝仁慈,知道太后恼恨赵王,就亲自到霸上去迎接,跟他一起回到宫中,亲自保护,跟他同吃同睡。太后想要杀赵王,却得不到机会。孝惠元年(前194)十二月一天清晨,惠帝出去射箭。赵王年幼,不能早起。太后得知赵王独自在家,派人拿去毒酒让他喝下。等到惠帝回到宫中,赵王已经死了。于是就调淮阳王刘友去做赵王。这年夏天,下诏追封郦侯吕台的父亲吕泽为令武侯。太后随即派人砍断戚夫人的手脚,挖去眼睛,熏聋耳朵,灌了哑药,扔到猪圈里,叫她“人猪”。过了几天,太后叫惠帝去看人猪。惠帝看了,一问,才知道这就是戚夫人,于是大哭起来,从此就病倒了,一年多不能起来。惠帝派人请见太后说:“这不是人干的事情,我作为太后的儿子,再也不能治理天下了。”惠帝从此每天饮酒作乐,放纵无度,不问朝政,所以一直患病。

  二年(前193),楚元王刘交、齐悼惠王刘肥都前来朝见。十月,有一天惠帝与齐王在太后面前宴饮,惠帝因为齐王是兄长,就按家人的礼节,请他坐上座。太后见此大怒,就叫人倒了两杯毒酒放在齐王面前,让齐王起来向他献酒祝寿。齐王站了起来,惠帝也站起来,端起酒杯要一起向太后祝酒。太后害怕了,急忙站起来倒掉了惠帝手里的酒。齐王觉得奇怪,因而没敢喝这杯酒,就装醉离开了席座。事后打听,才知道那是毒酒,齐王心里很害怕,认为不能从长安脱身了,非常焦虑。齐国的内史向齐王献策说:“太后只有惠帝和鲁元公主两个孩子。如今大王您拥有七十多座城,而公主只享食几座城的贡赋。大王如果能把一个郡的封地献给太后,来作公主的汤沐邑,供公主收取赋税,太后一定高兴,您也就不必再担心了。”于是齐王就献上城阳郡,为了讨好太后,并违背常礼尊自己的异母妹鲁元公主为王太后。吕后很高兴,就接受了。于是在齐王在京的官邸摆设酒宴,欢饮一番,酒宴结束,就让齐王返回封地了。三年(前192),开始修筑长安城,四年(前191),完成了一半,五年(前190)、六年(前189)全部竣工。诸侯都来京聚会,十月入朝祝贺。

  七年(前188)秋季八月戊寅日,惠帝逝世。发丧时,太后只是干哭,没有眼泪。留侯张良的儿子张辟强任侍中,只有十五岁,对丞相陈平说:“太后只有惠帝这一个儿子,如今去世了,太后只干哭而不悲通,您知道这里的原因吗?”陈平问:“是什么原因?”辟强说:“皇帝没有成年的儿子,太后顾忌的是你们这班老臣。如果您请求太后拜吕台、吕产、吕禄为将军,统领两宫卫队南北二军,并请吕家的人都进入宫中,在朝廷里掌握重权,这样太后就会安心,你们这些老臣也就能够幸免于祸了。”丞相照张辟强的办法做了。太后很满意,才哭得哀痛起来。吕氏家族掌握朝廷大权就是从这时开始的。于是大赦天下。九月辛丑日,安葬惠帝。太子即位做了皇帝,到高祖庙举行典礼,向高祖禀告。少帝元年(前187),朝廷号令完全出自太后。

  太后行使皇帝的职权之后,召集大臣商议,打算立诸吕为王。先问右丞相王陵。王陵说:“高帝曾杀白马,和大臣们立下誓约,‘不是刘氏子弟却称王的,天下共同诛讨他’。现在如果封吕氏为王,是违背誓约的。”太后很不高兴。又问右丞相陈平和绛侯周勃。周勃等人回答:“高帝平定天下,封刘氏子弟为王;如今太后代行天子之职,封吕氏诸兄弟为王,没有什么不可以的。”太后大喜,于是退朝。王陵责备陈平、周勃:“当初跟高帝歃(shà,厦)血盟誓时,你们难道不在吗?如今高帝去世,太后是临朝执政的女主,却要封吕氏子弟为王。你们竟然纵容她的私欲,迎合她的心愿,违背与高帝立下的誓约,将来还有什么脸面见高帝于黄泉之下呢?”陈平、周勃说:“如今在朝廷上当面反驳,据理诤谏,我们比不上您;而要保全大汉天下,安定刘氏后代,您又比不上我们。”王陵无话可答。十一月,太后想要罢免王陵,就拜他为皇帝的太傅,夺了他右丞相的实权。王陵于是就称病免职回乡了。吕后任命左丞相陈平做了右丞相,任命辟阳侯审食其(yìjī,异基)做了左丞相。但左丞相审食其不管应该做的事情,而只是监督宫中事务,就象郎中令一样。审食其原先做过太后的舍人,曾随太后落入项羽军中,所以很得宠信。常常决断大事,朝廷大臣处理政务都要通过他来决定。吕后又追尊郦侯吕台的父亲吕泽为悼武王,想由此开头来封诸吕为王。

  四月,太后准备封诸吕为侯,就先封高祖的功臣郎中令冯无择为博城侯。鲁元公主去世,赐给她谥号为鲁元太后,封她的儿子张偃为鲁王。鲁王的父亲就是宣平侯张敖。封齐悼惠王刘肥的儿子刘章为朱虚侯。把吕禄的女儿嫁给他做妻子。封齐国的丞相齐寿为平定侯。封少府阳成延为梧侯。接着就封吕种为沛侯,吕平为扶柳侯,张买为南宫侯。

  太后又想封诸吕为王,先封惠帝后宫妃子所生的儿子刘强为淮阳王,刘不疑为常山王,刘山为襄阳侯,刘朝为轵(zhǐ,只)侯,刘武为壶关侯。太后暗示大臣们,大臣们就请求封郦侯吕台为吕王,太后同意了。建成侯吕释之去世,继承侯位的儿子因为有罪而被废除,就封他的弟弟吕禄为胡陵侯,做为继承建成侯的后代。二年(前186),常山王刘不疑去世,封他的弟弟襄阳侯刘山为常山王,改名刘义。十一月,吕王吕台去世,谥为肃王,他的儿子吕嘉接替为王。三年(前185),无可记之事。四年(前184),吕后封她的妹妹吕嬃(Xū,须)为临光侯,封吕他为俞侯,吕更始为赘其侯,吕忿为吕城侯,又封了诸侯王的丞相五人为侯。

  宣平侯张敖的女儿做孝惠皇后时,没有儿子,假装怀孕,抱来后宫妃子生的孩子说成是自己所生,杀掉他的母亲,立他为太子。惠帝去世,太子立为皇帝。后来皇帝略微懂事时,偶然听说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,自己并不是皇后的亲生儿子,就口出怨言,说:“皇后怎么能杀死我的母亲却把我说成是自己的儿子呢?我现在还小,等长大成人后我就造反。”太后听说这件事以后很担心,害怕他将来作乱,就把他囚禁在永巷宫中,声称皇帝得了重病,左右大臣谁也见不到他。太后说:“凡是拥有天下掌握万民命运的人,应该象上天覆盖大地、象大地容载万物一样抚育百姓,皇帝有欢悦爱护之心安抚百姓,百姓就会欢欣喜悦地侍奉皇帝,这样上下欢悦欣喜的感情相通,天下就能太平。如今皇帝病重,经久不愈,以致神志昏乱失常,不能继承帝位供奉宗庙祭祀了,因此不能把天下托付给他,应该找人代替他。”群臣都叩头说:“皇太后为天下百姓谋划,对安定宗庙社稷的思虑极为深远,我们恭敬地叩头听命。”于是废了皇帝的帝位,太后又在暗中杀了他。五月丙辰日,立常山王刘义为皇帝,改名叫刘弘。没有改称元年,是因为太后在行使着皇帝的职权。改封轵侯刘朝为常山王。设置太尉的官职,绛侯周勃当了太尉。五年(前183)八月,淮阳王刘强去世,封他的弟弟壶关侯刘武为淮阳王。六年(前182)十月,太后说吕王吕嘉行为骄横跋扈,废掉了他,封肃王吕台的弟弟吕产为吕王。夏天,大赦天下。封齐掉惠王的儿子刘兴居为东牟侯。

  七年(前181)正月,太后召赵王刘友进京。刘友的王后是吕氏的女儿,刘友不喜欢她,而喜欢其他的姬妾,这个吕氏的女儿很嫉妒,恼怒之下离开了家,到吕后面前诽谤刘友,诬告刘友曾经说:“吕氏怎么能封王!太后百年之后,我一定收拾他们。”太后大怒,因此召赵王来京。赵王到京后,太后把他安置在官邸里却不接见,并派护卫队围守着,不给他饭吃。赵王的臣下有偷着给送饭的,就被抓起来问罪。赵王饿极了,就作了一首歌,唱道:

  “诸吕朝中掌大权啊,刘氏江山实已危;

  以势胁迫诸王侯啊,强行嫁女为我妃。

  我妃嫉妒其无比啊,竟然谗言诬我罪;

  谗女害人又乱国啊,不料皇上也蒙昧。

  并非是我无忠臣啊,如今失国为哪般?

  途中自尽弃荒野啊,曲直是非天能辨。

  可惜悔之时已晚啊,宁愿及早入黄泉。

  为王却将饥饿死啊,无声无息有谁怜!

  吕氏天理已灭绝啊,祈望苍天报仇冤。”

  丁丑日,赵王被囚禁饿死,按照平民的葬礼,把他埋在长安百姓坟墓的旁边。

  己丑日,发生日食,白昼变得跟黑夜一样。太后非常嫌恶,心中闷闷不乐,对左右的人说:“这是因为我啊。”

  二月,改封梁王刘恢为赵王。吕王吕产被改封为梁王,但梁王没有去封国,留在朝廷担任皇帝的太傅。封皇帝之子平昌侯刘太为吕王。把梁国改为吕国。原来的吕国改名为济川国。太后的妹妹吕嬃有个女儿嫁给营陵侯刘泽为妻,刘泽当时担任大将军。太后封诸吕为王,怕自己死后刘泽作乱,于是就封刘泽为琅邪王,想借此来稳住他的心。

  梁王刘恢改封为赵王后,心里不高兴。太后就把吕产的女儿嫁给赵王做王后。王后的随从官员都是吕家的人,专揽大权,暗中监视赵王,赵王不能随意行动。赵王有个宠爱的姬妾,王后派人用毒酒毒死了她。赵王于是作诗四章,让乐工们歌唱。赵王内心悲痛,六月就自杀了。太后知道这件事后,认为赵王为了女人就连祭祀宗庙的礼仪都不要了,于是废除了他后代的王位继承权。

  宣平侯张敖去世,封他的儿子张偃为鲁王,赐给张敖鲁元王的谥号。

  秋天,太后派使者去告诉代王刘恒,想要改封他为赵王。代王辞谢了,表示愿意守卫边远的代国。

  太傅吕产,丞相陈平等人向太后进言说,武信侯吕禄是上侯,在列侯中排在第一位,请求立他为赵王,太后同意,并追尊吕禄的父亲康侯为赵昭王。九月,燕灵王刘建去世,他有一个姬妾生的儿子,太后派人把他杀了,燕灵王绝了后代,封国被废除。八年(前180)十月,立吕肃王的儿子东平侯吕通为燕王,封吕通的弟弟吕庄为东平侯。

  三月中旬,吕后举行了除灾求福的祓(fú,福)祭,回来路过轵道亭时,看到一个东西象是一条黑狗,一下子撞到她的腋下,忽然又不见了。让人占卜,说是赵王刘如意在作祟,从此太后得了腋下疼痛的病。

  吕后因为外孙鲁元王张偃年幼,又老早就死了父母,孤单势弱,就封了张敖前妾所生的两个儿子,封张侈为新都侯,张寿为乐昌侯,来辅佐鲁元王张偃。又封中大谒者张释为建陵侯,封吕荣为祝兹侯。宫中宦官担任令和丞的都封为关内侯,食邑五百户。

  七月中旬,吕后病重,就任命赵王吕禄为上将军,统领北军;吕王吕产统领南军。吕后告诫吕禄、吕产说:“高帝平定天下后,曾和大臣们立下誓约,说:‘不是刘氏子弟却称王的,天下共同诛讨他。’现在吕家的人被封为王,大臣们心中不平。我如果死了,皇帝年轻,大臣们恐怕要作乱。你们一定要握住兵仅,保卫皇宫,千万不要为我送丧,不要被人所制服。”辛巳日,吕后去世,留下诏书,赐给每个诸侯王黄金千斤。将、相、列侯、郎、吏等都按位次赐给黄金。大赦天下。以吕王吕产为相国,以吕禄的女儿为皇后。

  吕后安葬以后,用左丞相审食其做皇帝的太傅。

  朱虚侯刘章有气概有勇力,东牟侯刘兴居是他的弟弟,二人都是齐哀王刘襄的弟弟,住在长安。当时,诸吕独揽大权,打算作乱,但他们畏惧高帝的老臣周勃、灌婴等人。未敢妄动。朱虚侯的妻子是吕禄的女儿,因此他私下里了解到诸吕的阴谋。他怕自己被杀,就暗中派人告诉他的哥哥齐王刘襄,想要让他发兵西进,诛杀诸吕自立为帝。朱虚侯自己准备在朝廷里联合大臣们作内应。齐王准备发兵,他的丞相不服从。八月丙午日,齐王准备派人诛杀丞相,丞相召(shào,邵)平于是造反,发动军队想要围攻齐王,齐王因此杀了丞相,接着发兵东进,诈夺了琅邪王刘泽的军队,然后把两支军队一并率领起来向西进发。此事在《齐悼惠王世家》中有记载。

  齐王写信给各诸侯王说:“高帝平定天下后,分封子弟为王,悼惠王被封在齐国。悼惠王去世,孝惠帝派留侯张良立我为齐王。孝惠帝逝世,吕后执掌朝权,年事已高,听信诸吕,擅自废掉和改立皇帝,又接连杀了刘如意、刘友、刘恢三个赵王,废除了梁、赵、燕三个刘氏封国,用来封诸吕为王,还把齐国一分为四。虽有忠臣进言劝谏,可是吕后昏乱糊涂听不进去。如今吕后逝世,而皇帝还很年轻,不能治理天下,本应依靠大臣、诸侯。可是诸吕却随意自己提高官职,聚兵率卒,增加威势,胁迫列侯、忠臣,假传皇帝之命,向天下发号施令,刘氏宗庙因此濒临危境。我率兵入京就是去杀不该为王的人。”朝廷知道后,相国吕产等人就派颍阴侯灌婴率军迎击齐王。灌婴到了荥阳,和将士们商议说:“诸吕在关中握有兵权,图谋颠覆刘氏,自立为帝。如果我打败齐国回去报告,就是给吕氏增了实力。”于是把军队留驻在荥阳,派使者告知齐王及各国诸侯,要和他们联合起来,等待吕氏发动变乱,再共同诛灭他们。齐王得知灌婴的打算以后,就带兵返回齐国的西部边界,等待按照约定行事。

  吕禄、吕产想要在关中发动叛乱,但在朝廷他们害怕绛侯、朱虚侯等人,在外面他们害怕齐、楚二国的军队,又担心灌婴背叛他们,所以想等到灌婴的军队与齐王交战后再起事,所以犹豫不决。当时,名义上是少帝弟弟的济川王刘太、淮阳王刘武、常山王刘朝,以及吕后的外孙鲁元王张偃,都因年纪太小未去封国,住在长安。赵王吕禄、梁王吕产各自带兵分居南北二军,他们都是吕家的人,列侯群臣都感到不能自保性命。

  太尉绛侯周勃不能进入军营主持军务。曲周侯郦商年老有病,他儿子郦寄和吕禄要好。绛侯就跟丞相陈平商议,派人挟持郦商,让他儿子郦寄前去骗吕禄,说:“高帝和吕后共同平定天下,刘氏被立为王的九人,吕氏被立为王的三人,都是大臣们商议过的,此事已通告诸侯,诸侯都认为这样合适。现在太后逝世,皇帝年轻,而您佩带着赵王的印,不赶快回去守卫封国,却担任上将军,率军留驻此地,让大臣诸侯们产生怀疑。您为什么不把将印归还给朝廷,把兵权交还给太尉呢?也请梁王归还相国印,和大臣们订立盟约,返回封国,这样齐国必然罢兵,大臣也能心里踏实,您也可以在千里封国高忱无忧地做您的王了,这是有利于子孙万代的好事呀。”吕禄果然相信了他的建议,准备交出将军印,把军队归还给太尉。派人把这事告知吕产和吕家的老人们,这些人有的认为可行,有的认为不行,意见不一,迟疑未决。吕禄信任郦寄,常和他一起出外游玩射猎。一次经过他姑姑吕嬃的府第,吕嬃大发雷霆,说:“你做为将军却放弃军队,我们吕家如今就要没有容身之地了。”接着把所有的珠玉宝器都抛撒到庭堂下面,说:“再也不替别人保存这些玩艺儿了。”

  左丞相审食其被免职。

  八月庚申日早晨,代理御史大夫职务的平阳侯曹窋(zhú,竹),会见相国吕产商议事情。郎中令贾寿从齐国出使回来,趁机责备吕产说:“大王早不到封国去,现在即使想走,还走得成吗?”接着就把灌婴与齐楚联合,准备诛灭诸吕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吕产,催促吕产赶快进宫。平阳侯曹窋大体听到了这些话,立即跑去告诉丞相陈平和太尉周勃。太尉想进入守卫吕后所居长乐宫的北军,因为长乐宫原为吕后所居,是诸吕的活动中心,而且北军力量较强,所以没能进去。襄平侯纪通主管符节,太尉就让纪通拿着符节,假传皇帝诏令,要让太尉进入北军。太尉又派郦寄和典客刘揭先去劝说吕禄:“皇帝命太尉主管北军,让您回封国去,还是赶快交出将军印,及早离开,不然,大祸将要临头了。”吕禄认为郦寄不会欺骗他,就解下将军印交给典客,把兵权交给太尉。太尉拿着将印进入军门,向军中发令:“拥护吕氏的袒露右臂,拥护刘氏的袒露左臂。”军中将士都袒露左臂拥护刘氏。太尉还没到北军时,吕禄已经交出将军印离开了军营,太尉于是统率了北军。

  然而南军还在吕氏手里。平阳侯曹窋听到吕产的阴谋,告诉了丞相陈平以后,陈平就召来朱虚侯刘章,让他协助太尉。太尉派朱虚侯监守军门,命令曹窋通知未央宫卫尉:“不准放相国吕产进入殿门。”吕产不知道吕禄已离开北军,就进入未央宫,准备作乱,但进不了殿门,在那里走来走去,徘徊不定。平阳侯担心不能取胜,就驱马跑去告诉太尉。太尉也担心不能战胜诸吕,没敢明言杀掉吕产,就派朱虚侯进宫,对他说:“赶快进宫保卫皇帝。”朱虚侯要求派兵,太尉给他一千多人。朱虚侯进入未央宫,就看见吕产已在宫中。到吃晚饭的时分,朱虚侯向吕产发起攻击,吕产逃走。这时狂风大作,吕产的随从官员一片混乱,无人再敢抵抗。朱虚侯率兵追赶吕产,追到郎中令官府的厕所中把他杀掉了。

  朱虚侯刘章杀掉吕产后,皇帝派谒者手持符节前来慰劳。朱虚侯想夺过符节,谒者不肯。刘章就跟谒者同乘一辆车,凭借谒者手中的符节在宫中驱马奔跑,斩了长乐宫的卫尉吕更始。然后跑回北军向太尉报告。太尉起身向朱虚侯拜贺说:“我们所担心的就是这个吕产,因为他身为相国,又掌握着南军,现在已经把他杀了,刘氏天下就安定了。”随即派人分头把吕氏的男男女女全部抓来,不分老少,一律斩杀。辛酉日,将吕禄抓获斩首,用鞭杖竹板打死吕嬃。又派人杀了燕王吕通,并废掉了鲁王张偃。壬戌日,恢复了皇帝太傅审食其左丞相的职务。戊辰日,改封济川王刘太为梁王,立赵幽王的儿子刘遂为赵王。派朱虚侯把诛杀诸吕的事情通知齐王,让他收兵。灌婴也从荥阳收兵回京。

  朝廷的大臣们聚在一起秘密商量,说:“少帝以及吕(梁)王刘太、淮阳王刘武、常山王刘朝,都不是孝惠皇帝真正的儿子。吕后用欺诈的手段,把别人的儿子抱来谎称是惠帝的儿子,杀掉他们的生母,养在后宫,让孝惠皇帝把他们认做自己的儿子,立为继承人,或者封为诸侯王,来加强吕氏的势力。如今已经把诸吕全部消灭了,却还留着吕氏所立的人,那么等到他们长大后掌了权,我们这班人就要被灭族了。不如现在挑选一位最贤明的诸侯王,立他为皇帝。”有人说:“齐悼惠王刘肥是高帝的长子,现在他的嫡子为齐王,从根儿上说,是高帝的嫡长孙,可以立为皇帝。”但大臣们都说:“吕氏就凭着他们是外戚而专权作恶,几乎毁了刘氏天下,害了功臣贤良。现在齐王外祖母家姓驷,驷钧是个恶人,如果立齐王为皇帝,那就又成了吕氏的天下。”大家考虑立淮南王刘长,又觉得他太年轻,外祖母家也很凶恶。最后大家说:“代王刘恒是现今高帝儿子中最大的了,为人仁孝宽厚。太后薄夫人娘家谨慎善良。再说,拥立最大的儿子本来就名正言顺,而且代王又以仁爱孝顺闻名天下,立他为帝合适。”于是就一起暗中派使者去召代王进京。代王派人推辞。使者再次前来,代王才带着随从人员乘坐六辆驿车进京。闰九月月末己酉日到达长安,住在代王的官邸。大臣们都前去拜见,把天子的玉玺奉上,一起尊立代王为天子。代王一再推辞,群臣坚决请求,最后才答应了。

  车牟侯刘兴居说:“诛灭吕氏我没有功劳,请让我去清理皇宫。”就和太仆汝阴侯滕公夏侯婴一起入宫,到少帝面前说:“你不是刘氏的后代,不应立为皇帝。”接着回过头来挥手让少帝左右的卫士放下兵器离去。有几个人不肯,宦者令张泽说明情况,他们也把兵器放下了。滕公于是叫来车子,载着少帝出了皇宫。少帝问:“你们要带我到哪儿去?”滕公说:“出去找个地方住。”就让他住在少府。然后侍侯着天子乘坐的法驾,到代王官邸迎接代王,向他报告:“宫室已经仔细清理完毕。”代王当天晚上进入未央宫。有十名谒者持戟守卫端门,喝问:“天子还在,你是什么人要进去?”代王叫过太尉,让太尉去向他们说明,这十个谒者就都放下兵器离去了。代王于是进入内廷执掌朝政。当天夜里,主管部门的官员分头到梁王、淮阳王、常山王和少帝的住处把他们杀死。

  代王被立为天子,在位二十三年去世,谥号是孝文皇帝。

  太史公说:孝惠皇帝和吕后在位的时候,百姓得以脱离战国时期的苦难,君臣都想通过无为而治来休养生息,所以惠帝垂衣拱手,安闲无为,吕后以女主身份代行皇帝职权,施政不出门户,天下却也安然无事。刑罪很少使用,犯罪的人也很少。百姓专心从事农耕,衣食富足起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