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敖校园演讲--李敖与言论自由

  讲题:李敖与言论自由
  
  受邀来此讲演「李敖与言论自由」题目相当写实,今天是我十几年来第五次来到贵校,每一次都是物是人非,我现在六十四岁,和我同年龄的很多人都走掉了,像猫王、约旦国王胡笙,但我的身体情况却非常好,原因是我婚丧喜庆概不叁加,吃喝嫖赌都不来,还包括不抽烟、不喝酒和不喝咖啡、不喝凉的水,谈到养身之道你们必须向我学习,最重要的还有一种心理上的感觉,就是我比别人聪明,别人比我笨的感觉。
    
  我在一九四九年五月间到台湾,五十年都没离开这里,我亲眼看到台湾五十年来的每个变化,台湾所谓言论自由的成长,经过了漫长的一条路。过去和我一同坐牢叫傅积宽(阳明山中山楼设计师修泽兰的先生)的人,只因在元旦时,和他站在总统府前的朋友,问他敢不敢在喊囗号时喊自己的名字万岁,结果被太阳晒昏的傅积宽,真的喊出「傅积宽万岁」,而在当晚被抓入狱判了五年。在当年狱中放封时,新来的囚犯都会向班长抱怨自己的冤枉,班长问一个人被判了几年,他回答十年,班长就说「一点都没罪的判五年,你判了十年多少都有罪,你一点都不冤枉」。各位想想,我们是在那个时代一路走来的,所以今天可清楚看到什麽叫言论自由。
    
  批评人是为了消灭错误思想
  
  提倡言论自由的首要条件是要有钱,法国有名的思想家伏尔泰,政府查禁他的书,後来他到海外做生意,有钱时就把曾被禁的书重印後运回祖国,又在法国和瑞士边境盖房子住在里面,就是说若法国人来抓他时,他开个门就可以跑到瑞士去了,死後把棺材一半埋在教堂外墙里,一半在墙外,意思是若有天堂他就上天堂,若没有就可跑掉了。这位有趣的人,在传记中以「你说的话我一句也不赞成,可是我要拚命为你争取有说这话的权利」这句话描写出他的一生,也影响每位维护、争取言论自由的人向往的境界。大家常看见我批评人,我批评的是那个人的思想,要消灭他错误的思想,我有很多敌人变成朋友,就是他们的错误思想被我消灭了。
    
  言论自由的第一标竿就是「要容忍别人有胡说八道的自由」,美国第三任总统杰佛逊,为了以总统身分来保护、提倡言论自由,忍气吞声别人对他的指责而不辩解;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性格和我一样,若有人骂他,不管大小敌人都要告他,这种不分大小敌人都告,才是争取言论自由的原则,我在台湾争取言论自由的标准就是这样,如果因为你小我就不修理你,李敖就没威信了,因为公信力很重要。
    
  我争取言论自由的原则是「当你控制我的言论自由时,我会挺身而起和你斗」,斗的第一个条件是囗袋里要有钱,因为当你囗袋没钱时,就没有意志力而要去求人,富兰克林说过「两个囗袋空的人,腰挺不直」就是这个意思,虽然孔子夸颜回安贫乐道,但颜回只活到三十三岁,就营养不良死掉了,所以尊严和言论自由都是很重要的。
    
  我以前被查禁九十六本书,还能活到现在,最後看到警备总部垮掉了,这是多艰苦的斗争。记得在解严前的半个月,我有一万六千本禁书藏在台中母亲的住处,当时台中警备总部带着台中市政府人马,将我的书全都没收,他们不放过我是因为再过半个月就不能没收我的书了,後来我到法院告台中警备总部和台中市政府,虽然他们录影存证了搜查过程,却忽略法律中有一些重要条件,就是当屋主不在时,搜查要会同地方自治团体人员(邻长、里长)在旁见证,并且要出示搜索票给邻长、里长看,在整个录影带中并没有此画面,这场官司打了五年半,最後成功了,台中市政府赔我二百三十万。
    
  争取言论自由应具备四项条件
  
  争取言论自由除了要有钱外,还要有智慧、头脑及喜感,因为整个过程是快乐的。人生最快乐的花钱,第一个是花儿子的钱,第二个是花敌人的钱。争取言论自由的重要一点是要会写文章,用文字时要有技巧,今天各位的国文那麽烂有二种原因,一种是在你们成长的过程中,李敖的书被查禁了,另一种是你们念书时国文课本打开第一篇不是蒋经国,就是蒋介石写的文章,国文怎麽会好呢?你们失去评判好的国文表达能力。
    
  表达的原则是要用具体表达抽象,若能表达成功就是好的文字表达者,如用红颜、白发表达女孩子和老头子就是例子。当初修泽兰在盖花园新城时,要我送给她一个广告词,当时我就送了「不是花园在你家里,是你家在花园里」,这种表达方式,除了李敖,谁能写得出来呢?你们会笑我倚老卖老,我的第一本书「传统下的独白」被查禁了,在我出狱後将书名改为「独白下的传统」,原因是书名翻身了,我还未翻身,当时我还为这本书写了一句「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,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、李敖、李敖」的广告词,一般人会说「我最好」,但我是用这种排名方式,用三次李敖来突显我的最好。「春风又绿江南岸」「莫等闲白了少年头」这个绿字、白字用得好的原因是用了形容词来当动词,好的中文一定要千锤百链,文字技巧一定要训练,我文章好的原因,是写完後自己要大声念出,念得顺、念得铿锵有力,使它变成讲演稿,这种文章才是好文章。
    
  常常一个人的一席话就可影响你们的一生,康有为影响了梁启超就是一个例子,今天你们要好好想想自己的国文为何那麽烂?要好好反省,赶紧去买李敖的书,它会告诉你们如何写文章,告诉你们没有钱时不要轻举妄动。我一辈子是叛徒,我从来不鼓励别人做叛徒,原因是做叛徒的代价太艰苦了,我在牢里过的日子,可说是度日如年,可是那时我会死中求生、苦中作乐。
    
  要有表达的能力才有言论,否则别人根本不想看,就会失去意义,争取言论自由,除了要有文字的技巧外,当政府管制你的言论时,还要有和别人耐心斗争的能力、技巧和勇气。今天我不客气、倚老卖老、坦白的告诉大家,什麽是真正的人、厉害的人,这人就在你们面前。谢谢!(整理/新党新月刊编辑部)   (2000/1/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