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敖校园演讲--台北医学院

  讲题:庸医杀人,良医杀?!
  整理/新党新月刊编辑部
  
  李敖:在一百六十年前,有一个小孩子在教堂里听讲道,牧师看着这小孩子,发现他很有慧根,特别走过来对他说「你愿不愿意皈依上帝,然后到远方去传教?」,这小孩受这个感召,从此决定了一生的方向,他就是非洲的探险家李哲司登。在一百一十年前,也是一个少年人,碰到一位中年人跟他讲一段话,也影响了他一生;后来他联合这位中年人一起发动了影响中国近代历史的一个改革│戊戌政变,这小孩就是梁启超。我讲这两个例子告诉大家,请注意,今晚的演讲可能会影响你的一生。
  台湾是一个奇怪的地方。被日本人统治了五十年,由于日本的压制,使我们这个岛的人发生一个现象,就是政治欲望被打压,所以要反弹。在一九四五年以后,台湾由国民党统治,带来很多民气,台湾人高兴了,可以满足政治欲望;就是今天看到的一个明显现象,台湾这地区『政治挂帅』,只要有政治气氛就可以炒的很热,为了政治可以花多少钱。像李远哲说过,台湾的选举经费比美国多二十五倍,因为大家都在搞政治肯花钱,这是台湾的一个怪现象。
  
  因为政治上的不满足,优秀的台湾人开始学医
  在日本压制台湾的时候,还有一个怪现象,因为政治上的不满足,很多优秀的台湾人开始学医,所以台湾有个特色,就是医生特别多,医师在台湾近代历史占了重要的地位;而这批医生到了今天,还有这种喜欢做官或搞政治的观念。医生不作本行作政治活动,严格说起来是学非所用,有的人学非所用会出事的。西游记里猪八戒骂人说「庸医杀人」,可是对良医我们一定要问,至少在这里我要问「会杀人吗?会不会误事?」,「也会!」因为好的医生如果不能做好本行,而要改行越界做别的事,做不好的时候,他会危害人。
  在一九一九年五四前后,有一个新文化运动,当时提倡新思想,有一个人后来变成有名作家,名字叫做鲁迅;他在日本学医,后来离开医界变成作家,他「阿Q正传」还是写的非常好的,可是这个人谈起政治来,脑筋就不够了。在五四时代,鲁迅一方面提议德先生,就是民主,一方面要把议会限制住;我们知道,民主政治如果只有代议而没有议会,这是假的,可是鲁迅不晓得,他是以医生的观点来看,结果就闹了这个笑话。
  历史上,再好的人、医生,再好的仁人志士,当他没有权力、他要夺权的的时候,他都会走火入魔。我们中国台湾有没有这一类医生出现?我告诉你们「有」,我举一个最有名的医生-李镇源给大家看,他是中研院院士,台大医学院毕业;他很有趣,七十五岁以前,对政治不投入,怕的要死,七十五岁了,在国民党势力走下坡时,他突然跑出来,要求废除刑法第一百条。
  
  搞台独的人都是玩假的!
  在我们看起来这根本是笑话。国民党办我们这些「叛乱犯」,从来不用刑法第一百条,因为判太轻、判太慢,他们是用惩治叛乱条例第二条第一款来判。那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危险了,李镇源和一些政治上的投机份子搞运动,就是要废除刑法第一百条,让我们觉得很好笑。现在资料出来了,白色恐怖时代枪毙的人,罪名统统都是共产党,真正台独被枪毙的只有一人;搞共产党的成千上万被枪毙,因为搞共产党的是玩真的,为什么搞台独枪毙的只有一位?「搞台独的人都是玩假的!」
  政治是专业问题,不是医生说几句话就可以的。在二次大战刚胜利后,美国发现制造原子弹的秘密泄露到苏联去。美国就调查,为什么这些忠于美国的一流科学家甘心卖国,把原子弹秘密交给苏联,后来国务卿杜勒斯研究清楚,当时美国在太平洋占领了日本的一些小岛,而美国总统罗斯福倡议联合国,联合国一个重要的观念,就是使独立地区的人们独立。可是美国的军方说,我们要让这些小岛为美国所控制,拥有战略据点;所以美国就违反联合国宪章,不让这些小岛独立。这时引起美国这些科学家不满,觉得美国军方、政府太虚伪了,就将原子弹秘密送给苏联来报复。杜勒斯在书中讲到,这就证明美国的军人不懂政治,他们不应该影响罗斯福总统坚持控制这些小岛,造成美国国防上的大漏洞。所以美国人看了这本书,现在都是文官做国防部长,偶而例外。
  今天台湾很多明明是政治专业,应给有政治家怀抱和头脑的人,来替台湾的前途做决策,这些人却被打压,而出来的一群外行人,整天像大青蛙在讲来讲去。我们看到很多人拋弃本行,介入政治活动,而水准不够,给台湾闹出了很多笑话。专家有专家的范围,今天我以大师身份来讲,像沈富雄搞政治他是没有希望的。
  
  中国面临的两个大问题,避免挨打和避免挨饿
  自一八四○年鸦片战争以来,中国面临的两个大问题,一个是避免挨打,一个是避免挨饿。在避免挨打部分,共产党它做到了;中华人民共和国,今天做到了没人敢打中国,虽然中国人民付了很大代价。第二部分避免挨饿,中国人还要努力;所谓避免挨饿是如何繁荣起来,中国人还要继续努力。可是在这时候,海峡两岸发生一个问题,在一九四九年,中国大陆失掉了一个机会,整个全中国的黄金被我们运到台湾来。蒋介石政府用了八十五万两做新台币的发行准备,当时这样维持信用,给台湾经济起飞的。所以当时是「劫贫济富」,用了全中国人民的钱,建设台湾的一个省。中国大陆失去了这个机会成本,所以一开始一穷二白,这笔帐是很难算的,直到今天,中国大陆的人民还耿耿于怀。
  而今天台湾,在李登辉当政十一年下来,我们很多好机会没有了。在十一年前,陈立夫建议用二百亿援助大陆,换取中国大陆对我们的和平、好感;那时候我们还有机会,到大陆先驰得点、占尽便宜,今天没有这个机会了,因为他的经济起飞比我们还快,台湾变弱势了。并且现在,我们每年赚大陆二百亿美金,可今天我们占便宜还骂人家,拼命地挑拨两岸政策;一个地震救灾,我们感谢每一国政府,而中国大陆提都不提,北京大学学生辛苦捐钱也不提。为什么这样?告诉各位,我们被挑拨了,台湾和大陆的关系被某些人有意的误导;告诉各位,不要再相信他们,要相信海峡两岸的和平关系对我们最有利。
  今天的结论就是,不要再相信外行人来谈台湾的政治问题,也不要再相信外行人来挑拨,我们自己要把握住清明的想法,来保护我们的安全,这才是聪明的台湾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