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敖校园演讲--中正大学

  讲题:「中正呢?中邪」
  整理/新党新月刊编辑部
  李敖:今天我为你们小朋友觉得悲哀的地方,就是你们这么年轻、聪明、努力,并且觉得自己是愤怒的年轻人,也有一种反叛的性格,不过在我看起来,你们的反叛并没有成功,就像是孙悟空他翻了多少觔斗,结果还在如来佛的掌心里,因为你们反叛的方法是被控制住的,而并不自觉。
  今天你们面对很多历史被改写,举例来说,彭明敏和谢聪敏他们搞的台湾独立运动宣言,现在我把宣言统计出来,一共提出四十九项,只有一项希望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,还有一项希望台湾加入联合国,只有两项和今天的台湾独立很接近,其它四十七项,都是自由、民主、反蒋的运动;前几天,我碰到谢聪敏,我问他当时是什么运动,他说,你知道嘛,就是自由、民主、反蒋。可是今天整个被改写了,变成台独运动,历史不可以这样改写的。
  过去在国民党一党独大之下,我们受尽迫害,全台湾的共同希望是真正民主政治,要有一个健全的反对党;所以当反对党出现时,我们希望它是民主国家的反对党,而不是独裁国家的形式反对党,民进党党纲应该跟美国政党学,可是民进党一成立的时候,就学国民党,变成一个具体而微小型的国民党。看看谢长廷,当年所写的书「党外党」,就是我们所宣传的要做柔性政党,而不是刚性政党,他追随我李敖,写这本书来支持这种民主政党的理论;可是当他们一有机会组织民进党时,立刻把这书的内容全忘掉了,组成一个小型的国民党。
  我们为什么对这些政治人物感到失望呢?原因就是,在我们打拼的过程里,他们背叛了我们共同的理想。像我的同志阿扁,当年跟我办党外杂志,很多大道理也会讲,可是他很可惜,慢慢走向了堕落的路线,和国民党秘密勾结,在承诺上背叛我们选民。
  所以这时我们就要考虑到底要做什么选择,这些政治人物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们自己,你们会成长、长大,未来的时后你们要做什么?我觉得人生最重要也是最快乐的一点,就是说我是一个聪明人,没有被别人骗。当然你可以说,你李敖站在这里,李敖也可能来骗我们。可是我告诉各位,我把白纸黑字摊开给大家看,我拿出证据来给你们看;对政治的解释可能见仁见智,可能有妇人之见、井蛙之见,可是证据是唯一的,我的言论都是跟着证据来走。所以我劝各位,要相信证据,才能把稳你的方向,才能真正的「中正」而不「中邪」,这是一个重要的方法。
  我一再讲过,今天台湾的大学生之可怜,八十年前的大学生是什么气魄,学生走出来,带领着政客、匹夫匹妇,站在第一线;可是现在的大学生没有站在第一线,藏在校园,而让那些政客们站到台上来骗你们,让你们跟着他们走。在五四时代,以北大为例,学生写信给教育部说,以后给任何命令,我们都不要,给我钱我要,其它一概不要。所以我觉得,你们应该联合一些糟糕名字的学校改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