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敖校园演讲--中山大学

  讲题:别再中山了!
  
  今天我是以一个来自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退学的学生身份,到高雄中山大学来踢馆、来挑战,跟大家谈谈中山大学的一些相关事情,讲题就是「别再中山了!」中山大学的校名不太好,因为「中山」这两个字引起我们不愉快和痛苦的回忆,这不愉快的回忆要如何解释,我来跟各位谈谈。
    
  真正的历史根本没有孙中山在檀香山组织兴中会的事实,我是研究孙中山的专家,我曾写过关於孙中山的两本书,一本是「孙中山与中国西化医学」被查禁了,另外还写了一本叫「孙中山研究」。孙中山在革命时找到一位广东人温生财,孙中山告诉他清朝有一位满洲将军吴奇做了两广总督,这个人到广州来欺负我们,请你去把他干掉,结果温生财行刺成功,可是自己也牺牲了。这痛苦的回忆是什麽?因为孙中山说,做为一个刺客要为国、为民、为革命,可以抛头颅、洒热血,牺牲自己的前途,牺牲自己的家庭,可是最後自己被清朝政府杀掉了。各位想想,今天还应不应该有这样的人,这是我们要检讨的地方。
    
  我李敖本身是一个叛乱份子,当年我们一共八位,分别被判了十年到十五年徒刑,後因蒋介石去世而获得减刑,坐了五年八个月牢就出来了。今天我们在写革命传记时,赞美了温生财,也赞美了孙中山,可是仔细想想,一个人一生只活一次,到底应不应该为了全体而牺牲自己呢?
    
  从不鼓励任何人去做叛徒
  
  过去如果提出这样的怀疑会被人讥笑,说你太自私、不爱国、没有勇气、不敢作叛徒、不敢抵抗政府。这麽多年来我李敖就是一个典型的叛徒,我抵抗国民党政府。写了一百多本书,有九十六本被查禁,坐了两次牢,我的青春都在牢里度过,作为一个英雄人物是值得的。我写李敖回忆录、李敖快意恩仇录,写得很爽,但我从不鼓励任何人、尤其是年轻人去作叛徒,因为作为叛徒要付出很多代价,并且在年老时会怀疑这个过程值不值得。
    
  以前人说抛头颅、洒热血、横尸法场、坐穿牢底、为了我们下一代牺牲自己,才是英雄人物,这也是共产主义的教条,大家都认为很正确。现在人类比以前进步了,人们会反省,我只能活一次,为什麽要牺牲我?我觉得有这样反省的人生观,同样值得我们这样的英雄人物尊重。
    
  今天台湾出现一种人,他们说为了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,为了台湾人的尊严,万一中共打过来,宁可被打死也不要屈服。我要说我们的尊严有这麽重要吗?英国哲学家罗素讲过一段动人的话:英国和苏联作战时,假如英国战败要被苏联消灭,在毁灭与投降之间,我要选择投降,为什麽呢?因为投降才有机会,如果还要保持尊严,不自由毋宁死,那就完全没有机会了。
    
  用屈辱的方法换来成功
  
  我们回忆一百年前中日甲午战争,台湾割让给日本,当时日本的伊藤博文与李鸿章在马关谈判时,李鸿章说:台湾人很难统治、他们不会屈服的。伊藤博文说:这不要你们操心,我们会解决。果然割让之後,当时曾经有一个昙花一现的「台湾独立国」,但是很快就被消灭了。当时受尽屈辱没有尊严的给日本人下跪,可是却换来了五十年的机会。这五十年使当时才一、二十岁的老台湾人看到五十年後日本人的下场,换句话说:台湾人用屈辱的方法换来成功。
    
  我告诉各位,这种只要我不死的拖延法,是一种了不起的战术。一九四九年当时在台湾的共产党员被抓後,整天在牢里唱马赛曲,意思就是台湾很快就会被解放了,可是台湾还没有被解放,这些共产党员都被枪毙了。宋朝的天下是三百零六年,他的敌人契丹辽国,宋朝不敌,结果答应送钱并叫辽国为叔叔。可是辽国拖了四十九年就灭亡了。後来金国也是同样情况,宋朝打不过金,成为对峙局面,又称金为叔叔,叫了四十二年,把金国也拖垮了。所以敌人被你拖垮,也是胜利的一种,虽然是阿Q战略。
    
  大陆运来的黄金使台湾繁荣
  
  一百年前,当我们的祖先接受屈辱条件投降了日本,如果不这样做可能会被杀光,就不会有我们父亲这一代,也不会有我们这一代,所以由於他们的屈辱,换来了五十年的时间。从一九四六年到现在是国民党统治的第二个五十年,这五十年换来的是休生养息的机会,因为我们用大陆的钱来使台湾繁荣。蒋介石政府带来了整个中国国库的黄金九十二万两到台湾,然後拿出其中的八十五万两做为发行新台币的准备金,从此台湾开始经济起飞。
    
  所以,台湾第一个五十年占了日本人的便宜,因为日本使台湾工业化;第二个五十年,台湾占了国民党的便宜,台湾变成了暴发户;现在第三个五十年,我们面对的是中国大陆,照蒋介石的说法是暴政必亡,但是到了今天大陆不但没有崩溃,而且经济繁荣、力量强大,这使我们遭受一个如何调整两岸关系的压力。今天共产党也上了一个人当,那就是孙中山,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在台湾没有实行,有部分却在大陆实行,结果把他们害到现在。
    
  孙中山在清末第一次提出的民生主义是平均地权、节制资本,可是到了一九一九年,国民党为了争取共产党,孙中山公开说:民生主义就是共产主义,也就是林肯说的民有、民治、民享,法国大革命的自由、平等、博爱,到了五四运动就成了自由、民主、科学,所以说三民主义是万宝囊,全部统战过来了。台湾有没有实施民生主义呢?宪法说是根据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遗教,可是我统计过,中华民国的宪法有百分之八十五与孙中山先生的遗教不合,我们现在是挂羊头卖狗肉,就好像国立中山大学根本没有中山的痕迹一样。
    
  台湾得不到国际的承认
  
  孙中山民生主义中讲的涨价归公,可是没有说跌价归谁?所以说这是闭门造车,不可能实行的。我坐牢时他们不准我看书,经过我要求给了我三民主义、国父全集、蒋总统全集,在蒋总统全集中我看到一个秘密,一九五○年三月十三日,蒋介石在阳明山一次国民党高干秘密谈话中说:中华民国在去年(一九四九年)已经没有了,在整个谈话中有四次提到中华民国已经亡国了。这整个是一个骗局,到今天我们还赞美「两国论」中的中华民国。现在的国际法除了国家、领土、主权、人民之外,还要有一个重要的条件,那就是要人家承认你。今天台湾得不到国际的承认,整个欧洲只有罗马教廷承认我们,可是这麽多年来他们不派大使、公使、领事、代办,派来一个临时代办,最近还抽调回去换了一个职员,我们哪里有尊严呢!
    
  今天在台湾动辄给人戴帽子,说新党是中共同路人、认同大陆、不爱台湾;说台湾人不是被吓大的,台湾人要打、要制裁你们这些台奸。大家有没有想过,如果我们爱台湾的方法不正确,会给台湾带来什麽?我在台湾住了五十年,当年有暴君不准我们讲话,现在有暴民,有不同意见就给你戴帽子,这太恐怖了!我李敖觉得要为我们下一代争取五十年的空间,让他们来决定未来的前途。新党的李庆华把我推出来,我第一个囗号就是「出卖台湾,买回大陆」,我认为不能打,要争取谈判的空间,经过谈判的程序,才能取得台湾的利益。(整理/新党新月刊编辑部)(2000/2/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