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敖校园演讲--交通大学

  讲题:交大二○○○怎么走?  
  好多年前我曾来过贵校讲演,后来还特别写了一篇‘我最难忘的一场演讲’文章,收录在我的‘我最难忘的事和人’书中,而这本书又收在我的‘李敖大全集’,那场演讲带给我非常特殊的回忆。今天我原来想演讲的题目是‘如何打败清华’;因为我在全省讲透透的过程中,只有在两个学校遭遇麻烦,一个是清华大学,那个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言论自由的校长反对,结果学生请我演讲,却是在新竹市政府礼堂讲的;另外一个不晓得言论自由为何物的是东吴大学校长,他拒绝了学生请我去演讲,所以比较起来,证明交通大学有言论自由。  
  谈到交通,古代的观念和现代不一样,五十年前和现在也不一样,交通大学和清华、东吴、北大,严格说起来都是清朝就有的大学,历史传承相当悠久,可是对交通的定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过去交通的定义是火车、汽车、飞机、轮船,现代是以电子资讯表达,整个过程锁在电脑的发明上,我认为改变人类的就是电脑,而唯一不受电脑影响的只有我,因为我的头脑是末代人脑,是唯一能打败电脑的头脑。
    
  好时机的重要性
  
  在台北市阳明山有一个林语堂纪念图书馆,里面有林语堂一辈子想要发明的中文打字机,他许多钱都投资在发明上,由于他的打字观念是以偏旁组合,所以一切投资和努力由于时机不对都失败了。今天我们看到他发明的那些打字机觉得很好笑,孟子有一句话‘虽有镃基不如待时’,意思就是:虽然有种田的锄头,不如等待好的天气、好的季节,因为好的时机带来的收成会超过我们的努力。
  我们看英文打字机的键盘排列应该可以更好,但当时为什么会这样排列?原因是怕打得太快时键盘会打架。可是今天我们发现电脑打字不可能会出现问题,但却已无法改变排列并不理想的英文打字,原因就是它已经成形了。当中文电脑出现时,有一种输入法叫‘大易输入法’,在我学电脑时,发明大易输入法的王先生亲自来我家教我,他还开玩笑说:如果你学会,大家会说李敖也用‘大易输入法’,有广告的效用。后来他跟我谈到一部份大易输入的排列不太理想应该修正,我问他为什么不修正呢?他说来不及了,已经有五十万人学会这个输入法。所以,一个错误的资T或错误的操作方式形成后,即使是不理想的,也改不过来了。
  
  人人都想变成比尔盖兹
  
  这就是我今天关心交通大学所面对的挑战,我想你们在座有一半人以上想变成比尔盖兹。美国历来的富翁都是搞房地产的、搞石油的,怎么今天美国最有钱的人是搞电脑的比尔盖兹?我觉得在电脑的世界里还有很多发展的空间,可以让我们游走和获得机会。以我一个不算很内行却很关心人类趋势的看法,想在电脑界插一脚的,目前还有一个机会,就是中文电脑的语音输入。前一阵子比尔盖兹说:如果我们微软公司不能在语音输入方面做出成功的开发,我们就要被淘汰。现在比尔盖兹在做世界主要八种语言的语音输入发展,现在很多公司也在发展,但比尔盖兹限制他们?   
  u能投资百分之七,原因就是怕被他们吃了,大家都在抢这个大市场,尤其是中文的市场。   
  中文是一个令我们痛苦的文字,因为它不是进步的文字,是方块字、象形文字,阻碍了文化的发展。像早期的共产党要把方块字废除,他们的方法是‘汉字拉丁化’,用英文的拼音法来代表汉字,有一点儿像到台湾乡间宣传基督教用的罗马拼音字,共产党用这个方式努力好久结果失败了,原因是中国的汉字源远流长、基础稳固。大家看世界的古国埃及、巴比伦、亚述现在都没有了,流传的古文字也很少量,只有中国的中文一直延续到现在。中文古书流传下来的有十万种,你们看过的至多四、五种,例如:古文观止、唐诗三百首、四书、红楼梦、水浒传等等,为什么这?   
  原因是中文不好学,可是要怎么面对这个问题,全世界有四分之一的人口说中文、用中文,中文以几千年历史基础演变到现在,二十一世纪如果中国大陆不亡,她的经济成长起来,对全世界是一种挑战。
    
  英文已成强势语文
  
  英文本来不是在英国讲的,原是德国早期日耳曼时代的地方语言,后来讲英文的这些人渡过海峡到了英国,变成英国的地方语言,可是这个语言上不了台面,直到十四世纪英国国会议员吵架讲的还是法文,教堂、高等学校讲的也是法文,原因是英文没有成形。后来英文才慢慢成形,开始有英文翻译的圣经,现在变成全世界一个最强势的语言,对欧洲的语言构成压迫,造成法国人、德国人抵制英文。
  英文在发展过程中会不会抵制中文呢?当然会,因为中文如果不能与英文抗衡,中文也会面临是否为地方语言的困境。由于电脑科技的发展,使中文学习难易度的迷思被打破了,发现如果中文做成电脑语音输入时,由于它是一个字一个音,非常容易输入进去。若只是认中文字来说,繁体字比简体字更容易认,原因繁体字有脉络可循,简体字反倒没有,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消灭汉字方面是失败了,因为我们不是靠一个字一个字去写它,如果我们不写它只是认它,我们想这是什么世界?
  去年我跟东森电视台闹得不愉快,王令麟的会计来和我算帐,在算帐的过程中,会计师的计算机坏了,我说没关系我们用笔算,会计师说没有计算机就不会算帐。我有一位好朋友是有名的小儿科医生,他看不起任何出道的小儿科医生,原因是一停电他们就不会看病了,因为他们看病是用电脑。从这两个故事使我联想起来,我们可不可以开发一种中文电脑像笔记本一样大小放在口袋里,口袋电脑一拿出来,我就懂中文、写中文、说中文,如果能做到这一点,中文在学、写方面都变得很简单了。
  由于现代电脑科技的发展,我们知道中文绝对是可以开发的,中文可以电脑化、中文可以国际化。有人觉得中文不好学,错了!举个例子给你们看,全世界文法最简单的就是中文,譬如拉丁文,一个桌子也分男女、阴阳,那么难!可是中文完全没有这个问题,中文还有一个特色,可以直接把词类变化,例如岳飞的‘满江红’中‘莫等闲白了少年头’,这个‘白’字就是形容词当动词用,变成一个活用的文字;再譬如宋朝人写的词‘红了樱桃绿了芭蕉’,也是把形容词直接当动词用;宋朝王安石写过一句诗‘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。’这个‘绿’字也是把形?
  e词直接当动词用;如果今天用电脑开发出词库,把每一个好的句子、好的动词、好的形容词排列出来,一按钮就出来最好的字,一个句子、一篇文章由电脑帮你写出来,你的中文可以变得相当好,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境界。
    
  中文电脑绝对可以开发的
  
  中文开发是一种功德,但是等人家开发就太危险了。你们看基督教的新旧约全书,里面的中文怪怪的、很别扭,因为那是清朝外国传教士翻译的中文。但是  
  现在有谁能改变新旧约全书的翻译?有人翻出新的翻译,可是无法流行,因为大家已经习惯用了一两百年的原版,就像英文打字改不过来一样。换句话说,我们那个烂的中文就在新旧约全书中出现了。如果现在比尔盖兹的微软公司开发出中文语音输入,对不起!那一定是很烂的中文,那时我们的中文就被毁掉了。
  中文里有很多语言是外国语言所没有的,举例来说:夺门而出、眼泪夺眶而出,这个‘夺’字多么生动、有力,可是‘夺’字的感觉在西方语言里没有这个字,所以中文的开发是很有趣的,例如:迎刃而解的‘迎’、望风而逃的‘望’,都有词汇里精致的一面。所以,我们知道开发出好的中文,是需要现代电脑和真正能把中文写得出神入化的人结合,这个人现在就站在你们面前。
  事实上中文有九万字,今天实际运用的只有六千字,所以严格说起来,这六千字排列组合好就是好的文章,排列组合坏就是坏的文章。今天我以专家的身份告诉各位,什么是好的文章?第一要消灭同义字,好的文章只有一个字,没有第二个字可以取代。我们要如何把字斟酌出最好的句子,例如欧阳修的‘醉翁亭记’,当时有一句话‘临溪而鱼肥,酿泉为酒,泉香而酒冽’,其中‘泉香而酒冽’原为‘酒冽而泉香’,欧阳修写好后,发现意思一样,而声韵不一样,所以他把已刻好的石碑敲掉重新再刻。而我写完文章后会用嘴巴念,要念起来舒服、音要进来,听的感觉要?
  X现,经过辨识、推敲,这才是好的文章。   
  我第一次坐牢出来,出版了一本‘独白下的传统’,其中一段广告词‘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,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,李敖,李敖。’你们听了一定不服气,这就是广告文字的一种技巧,看了以后你们一定忘不掉。所以,好的中文绝对可以跟电脑结合开发变成词库,带在身上后,每一个人的中文就会以高速度的方法变好。
  
  中文语音输入法颇具前景
  
  中国古人给我们留下许多好的句子,这些句子也是可以开发的,不要听那些政治家挑拨,分什么本土语言、外省语言,台湾的国语已经相当普遍化了。秦始皇时代统一文字,你写钟鼎、他写大篆,各写各的,到了丞相李斯推行‘书同文、车同轨’,下令全国用隶书一种文字,隶书就是当时奴隶写的文字,换句话说,全部用平民的字,可是秦始皇做不到‘语同音’,原因就是没有电脑。今天我们可以做到语同音,就像‘阿里巴巴四十大盗’的故事,说芝麻开门,门就开了!
  中国人在台湾二千二百万人口,大陆十三亿人口,在二十一世纪,整个汉语民族占全世界四分之一,他们的习惯不是用打字机,不管任何输入法都不会普及的,如果讲话字就可打出来,这才是最好的中文方向。当然开发的过程中有上限和下限,国语不能说得太破。最近我和远流出版社签了约,要在三年内编一本‘李敖中文大句典’,用句子表达我们的语言、感情,中文的苦恼是同音字太多,光是穿衣的衣就有一百五十九个字,我开发这个‘句典’,就是越过同音字用句子来表达语言的意思,由于机器就在你口袋里,你的中文语汇能立刻开发扩充起来,而且变成最好的?     
  我认为多则五年少则三年,中文语音输入不知道会在全世界哪一家公司开发出来,那时候我们整个好的中文都会被打败,再也看不到好的中文了,这就是我今天在这里苦口婆心向你们交通大学提出的挑战,你们看看有没有开发这方面的兴趣。(2000/3/13)